皮囊

:2018-04-25    :170 次   :1357 字   

其实身为程序猿,看的书无非就一种各种代码程序之类的工科书,但是我的书架总是有两种,一种是工具书教科书,一本是人文史书。我很喜欢看一些历史书,或者一些小说,散文也涉及,这本《皮囊》书已经放在我的书架上近两年了,最近才被我翻到,但我一翻起这本书后,我想这是写我们的生活吧。

文字中阿太的倔强,父亲年轻时“不顾家”、年轻“霸道的恋爱”、病后的自私、倔强、不屈服,母亲的坚持建房子的故事、为父亲信神明,小镇的落后与居民传统、冷漠的眼光,女神张美丽对外面的向往、对名声对尊重的渴望等等,不知道是这一切的一切的文字哪些对我来说是感动点,但这些都是我曾经经过也是最熟悉的画面。

笔下丧女的阿太,无不让我想起岛上那位现在六七十岁的白发老太如今还是坚持在集市卖着那些几毛钱的蔬菜,十几年前的她如同阿太般经历一样的事情,但是悲痛没有压倒她,十年如一日般一如既往的在集市忙碌,每每都能在集市十字路的拐角处看到那老人的身影。老太如此,北边小村庄的阿公也是如此。一生都呆在这个小村庄,没踏出去过几次,仿佛这个小小的村庄就是他无法割舍的根。年初二的时候,一年没回去看他的我,也终于踏上小时候经常来的小村庄,一个坐落在岛上的西南方,很小,也很熟悉的地方。在我离开的时候,这位老人还是在他人的搀扶下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出来送我,那是那天他唯一的走出去,这时候我才知道想起村上春树的那句,人不是慢慢变老的,人是一瞬间变老的,是啊,我终于感到他老了,眼神没那么好了,耳朵也没那么好了,还是在别人说明下,才知道我来了,夕阳下的那个身影也没那么挺拔了,在岁月下,他还是没有逃过,最后才在亲戚的不断搀扶下才蹒跚回去。

也不是建房子这个话题让我触动,黑狗达的母亲坚持建房子这个行为就在现实有。我突然想起我家那房子,它来的是那么不容易,那是母亲在别人都不相信的眼光下,坚定下信心一定要建下的楼房,不要瓦片房,不要平房,一定要两层的楼房。就这样,在全村怀疑的眼光下,母亲到处东拼西凑终于矗立起两层楼在公路旁,我知道那是她的希望,是她不断的努力,到现在母亲也经常感慨那时建房的困难,是多么不容易。我无法想象那时还要独自带着三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的她是怎样的家人的阻拦,村人的怀疑下撑起的。快二十年了,回头看看这个经历无数次的台风已经健在的两层楼房,那是母亲的多少心血。那时她又要在集市不断的摆摊,又要回到工地监控,奔波在集市与工地之间,紧扣着每分钱的出入,都不曾放弃建起楼房的想法。20年前的她每次站在工地看着她满意的作品慢慢成品,那是她用小学六年级的水平设计出来的设计稿成品,都能露出满足的微笑,我能想象那时的她,很开心,像个小孩子有了自己的玩具那般开心。我清楚那不仅仅是爱面子,那也是她给别人证明她的男人不是村里最窝囊的,也是有能力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一片天的,就像文中笔下的母亲那样,那是完成她那轮椅上的男人年轻时的梦想,这是一种别样的爱情,我忽然现在才懂。

……

太多的细节,太多文字里面的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一切很真,凡人生活都在字里行间,没太多的辞藻修饰,很真实的写着,能读出土地的朴实。又是那句,阿太说的话,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生命该是多么轻盈,都被束缚在欲望和污秽的皮囊中。我想,这句话,在我第二次再读后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

 

2018.04.25.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